【國家藝術基金】《少數民族民間舞蹈藝術人才培養》馬承魁老師課程(第二十九天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者:周佳樑發布時間:2019-10-30瀏覽次數:1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9月27日,《少數民族民間舞蹈藝術人才培養》第二十九天技能課程在廣西師范大學音樂學院102教室進行,榮幸邀請到了原解放軍藝術學院舞蹈系民族民間舞學科負責人——馬承魁教授為本期學員授課,授課課程《苗族木鼓舞、踩鼓舞蹈》、《蒙古族民間舞蹈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馬承魁、教師簡介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解放軍藝術學院舞蹈系教授,碩士研究生導師、舞蹈系學科負責人。首都師范大學舞蹈系客座教授,四川師范大學舞蹈系客座教授。北京中國民族民間舞蹈家協會副主席,中華兒童文化促進會美育教育專業委員會副主任,中央芭蕾舞團特聘專家。多年來在《舞蹈雜志》等刊物發表論文數篇。三次榮立三等功。2013年獲全軍育才金獎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馬承魁教授今天主要教授貴州苗族木鼓舞、踩鼓舞以及蒙古族民間舞蹈兩個教學內容。年過五旬的馬老師精神抖擻,授課間語句風趣幽默,并且不斷的親身示范,我們在模仿動作的同時得以領略到了馬老師灑脫颯爽的舞姿。授課中馬老師不斷結合動作講解其背景文化,并強調做民間舞的研究就得“深駐”、“深扎”到民間,去深入了解和感受民間舞最樸實的一面,并加以提煉和保留,應避免為追求技術性而加入過多無關的元素。課堂上馬老師不斷的引導學員們尋找自身的感覺,并且鼓勵大家營造出集體起舞的歡快熱烈場面,教室中不斷傳出吶喊與掌聲,讓人彷佛置身民間節慶活動現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學員心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子吉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、技能實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、苗族木鼓舞、踩鼓舞:一直以來對貴州苗族舞蹈很感興趣,通過本堂課的學習使我對貴州苗族舞蹈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和認識,經過學習苗族木鼓舞的反排木鼓和踩鼓舞的橫擺步和鴨子步,這幾個動作元素反復挑戰著我們的協調性,使我們對自己肢體的協調性產生了高度的懷疑,經過馬老師耐心示范和動作分解,我們逐漸找到了動作中的反規律,舞姿動作的路線和走勢都是往相反的方向走,即“順拐”的特點,加之其節奏“碎”而快,體現出了貴州苗族舞蹈濃烈的山地民族的風格特點,同時也充分感受到了該舞蹈的獨特性與訓練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、蒙古族柔臂:下午的蒙古族課上,馬老師給我們帶來一個柔臂綜合組合,組合中融入了柔臂、拉臂、碎抖肩等元素。并舉例“硬腕“與”柔臂“兩個動作元素在于節奏上的區別,”硬腕“碎而脆,”柔臂“延伸而長。通過比喻”想念遠方的母親“為主題思想引導我們想象,將情感帶入肢體中,使我們通過肢體而抒發內心情感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、理論思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、教材的把握:經過該堂課的學習,不僅能夠提高我們專業技術能力,在民間舞教材上,更直觀的認識到了教材的獨特性、系統性與訓練性,使我在民間舞教材的把握和學生肢體的訓練上更加的有針對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、課堂的把握:技能課堂中,善于運用理論與實踐結合授課,并舉例對比,分析、分解動作的異同之處,引導學生對舞蹈意象與動作意象的思考,使學生從理論到技能,從內心到肢體的真正滲透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、教師個人魅力的構建:不斷提高自己的專業技能與專業理論知識,善于在不斷的教學實踐中總結和提高自己的教學方法,能夠針對不同的學生因材施教,使用語言、語調以及親身示范等方式,調動學生學習的欲望,引導和調節課堂的氛圍,促使課堂處在輕松愉快的教學氛圍當中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潘雪瑞:馬承魁教授這次給我們教授的是苗族踩鼓動律,苗族反排木鼓舞元素以及蒙古族柔臂組合。馬教授從單一動作要領的講解,到帶領我們感受動作的風格性,全都言傳身教,并解讀了其動作、動律背后蘊含著的民族文化內涵、民族心理及民族精神。馬老師盡管身體不適,但也一直堅持自己親身示范,特別令我敬佩,我記憶最深的,是馬老師傳遞給我們的一個觀念,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審美,只要在那個民族的風格里,動作無需給學生規定太死,不需要每個人做的一模一樣,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個性,長相也不一樣,過于死板的要求,不適合民間舞課堂的教學?!八囆g來源于生活,又高于生活”,馬老師為苗族舞的教學做出了重大貢獻,與他扎根民間,與苗族人民同吃同住同作息的那段時間是分不開的,其專業精神值得我們學習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潔:短短一天的教學,馬老師給我們帶來了苗族的反排動律和蒙古族的軟手柔臂組合,從苗家女的靈巧、頓挫再到蒙古舞的撐韌拔,馬老師用自己的經歷與經驗給我們呈現出精彩的教學過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馬老師教學的動與情貫穿著整個課堂,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動:動是教學過程中的動作及動態美,從自然模仿到規范要求,手、腳動作逐一分解并完成配合,隨著下一階段動作難度和動作節奏加強,苗族舞與蒙古舞的交替呈現并最終糅合,整個教學過程簡單清晰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情:馬老師的教學情感十分充沛,熱情飽滿的語言中不失風趣幽默,我們深受打動。她把苗族舞蹈比喻成“東方迪斯可”,用“思念家鄉的母親”啟發我們對蒙古舞蹈的情懷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光飛逝,最后在與馬老師的共舞中結束了本次課堂的教學,短短的一節課卻讓我意猶未盡,學無止盡,希望以后還有機會參加學習,并且把優秀的內容整合到工作中,學以致用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聚星彩票|手机app下载